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 WeWork崩塌 软银孙正义与诺依曼两败俱伤

WeWork崩塌 软银孙正义与诺依曼两败俱伤

时间:2019-11-01 07:20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自9月以来,关于共享经济独角兽WeWork的闹剧连续上演,从高调IPO到估值腰斩,再从创始人出走到近期的到处寻求接盘侠,WeWork的未来仍然一片迷雾。

最新的消息显示,软银计划向WeWork投资约50亿美元,给WeWork解了燃眉之急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笔巨款将来自于软银集团本身,并非出自于其愿景基金,而且说好的控股地位也并没有让软银如愿。

自掏腰包救火,而且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,软银估计很不满意;创始人出走,高管离职,说好的IPO鸡飞蛋打,前途未卜,拿着50亿美元的WeWork估计也开心不起来。事情是如何闹成这样的,这还要从WeWork创始人诺依曼与金主孙正义的恩怨情仇说起。

蜜月期:钱管够,你敞开了干!

《》了解到,WeWork创建于2010年,主营业务为联合办公空间WeWork、公寓租赁WeLive、幼儿园WeGrow等。作为共享空间独角兽,WeWork赶上了共享经济的红利期,自成立以来便一路高歌猛进,一度是全美国私人市场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之一。

与此同时,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因其充满情怀的创业理念成为传奇人物,谈到旗下公寓租赁业务WeLive时,诺依曼总说这是解决全球孤独和自杀增加的一种方式,以确保“没有人会感到孤独”;诺依曼还认为WeWork规模的扩大将可以解决世界性问题,比如难民危机。

这样一家充满想象空间的企业,这样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创始人,对投资人来说是难以抵御的诱惑。向来以投资眼光毒辣著称,号称投资大帝的孙正义就被诱惑了过来。

2017年,孙正义刚刚组建千亿美金规模的愿景基金,手上有大把资金。对独角兽企业情有独钟的孙正义,在第一次见到诺依曼的时候就确定了对WeWork的投资,并教了诺依曼一个秘诀: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更好。而WeWork还不够疯!”翻译一下就是:老弟,我给你钱,你敞开了干!

孙正义从来不玩虚的,说给钱那是真给。2017年-2018年两年的时间里,软银给WeWork带来超80亿美元的投资,成为WeWork最大的金主。而诺依曼也没让孙正义失望,拿到钱之后,曾经在7个月之内连续对5家公司进行了收购,将市场规模扩张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。

此时,孙正义和诺依曼仍然处于蜜月期,由于WeWork势头迅猛,外界认为孙正义对WeWork的投资与当初投资阿里巴巴如出一辙,诺依曼也一度被认为是孙正义投资生涯里的“马云第二”。

分手季:IPO引发的“互掐”

在这样的期望下,孙正义自然更加上心,眼看WeWork将成长为巨头公司,孙正义与诺依曼约定,愿景基金将以160亿美元收购WeWork的股份,并成为WeWork的大股东。

但是到2019年1月份,全球经济迎来调整期,事情悄然出现了转变。愿景基金的出资人开始对WeWork所属的房产业失去信心,他们的犹豫使得WeWork没有如约拿到160亿美元的投资。

对于WeWork这样一直以烧钱换取市场规模扩张的企业来说,缺少了160亿美元的投资,结果可想而知。

裂痕悄然产生,习惯了烧钱的诺依曼有点慌。还好有孙正义,他坚信诺依曼就是他的“马云第二”,他对WeWork的投资不会半途而废,愿景基金不愿意投,我孙正义投!

2019年1月,软银自掏腰包对WeWork进行了20亿美元的投资,推动WeWork的融资估值达到巅峰的470亿美元。

在估值与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中,诺依曼自然而然的开始筹备WeWork的上市计划,这一准备上市,问题来了。在披露的招股书中,WeWork的巨额亏损问题、公司管理问题开始暴露出来,原先笼罩在这家独角兽公司的光环开始褪去,并逐渐受到诟病。

风评的变化不可能瞒得过孙正义,那会子孙正义估计已经开始后悔了,但是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WeWork的估值便出现了腰斩。

2019年8月,就在WeWork的上市前夕,有人开始半价出售WeWork的股票,显示出其真实的估值相比之前的470亿美元已经腰斩,下降到231亿美元。

要是以这样的估值上市,摆明了软银将血本无归。这还是小事,2019年正是孙正义组建第二支愿景基金的关键时刻,WeWork如果以231亿美元的估值上市,就意味着孙正义的投资惨败,这样会对孙正义的声誉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,到时候谁还愿意将钱交到孙正义手里?

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,软银希望WeWork能够暂缓上市,起码等孙正义完成第二轮愿景基金的组建之后再上市。说白了,孙正义的意思是:要打脸,等我拿到二轮愿景基金的钱之后再打。

诺依曼什么态度?他当然不愿意。一方面,延缓上市会让WeWork各方面的问题加速恶化,并对公司的发展形成较大负面影响;另一方面,失去愿景基金一百多亿美金的投资之后,软银自掏腰包的20亿美金杯水车薪,WeWork马上就要无钱可烧,再不上市就要出现资金链问题。

就这样,WeWork的创始人诺依曼和金主孙正义“杠”了起来。坚固的堡垒往往从内部被瓦解,用这句话来形容WeWork的崩塌一点也不为过。

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诺依曼最终被一脚踢出WeWork,连同追随他的高管也遭到清洗。新的管理层上位之后,立马将IPO计划撤下,并开始了裁员、业务收缩。近日,WeWork还以发现高浓度甲醛为由宣布关闭美国和加拿大223个办公场所的约2300个公用电话亭。

目前,不仅仅创始人诺依曼在任期内的领导风格备受诟病,而且WeWork的运营方式,以及其盈利能力也受到百般质疑。此番IPO终止后,WeWork已经很难重新获得市场对其的信心,而孙正义对WeWork前后砸下的一百多亿美金,不仅套牢,而且还要继续往里砸。

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WeWork的独角兽传奇无疑已经破碎,而将诺依曼一脚踢出WeWork的孙正义,也开始遭遇困局。

孙正义的困局

当年孙正义主张投资雅虎,股东一致反对,但最终证明孙正义是正确的;当年阿里巴巴差点走投无路,也是孙正义慧眼如炬,最终证明孙正义是正确的。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这些案例确立了孙正义在投资界超然的地位。

据悉,孙正义曾经因为缺3000万美元而错失收购亚马逊30%股份的机会。这些经历让孙正义意识到:自己的眼光错不了,唯一阻碍自己的,是资金。

在这样的认识下,孙正义开始筹建愿景基金,以确保自己不会因为缺少资金而错过任何投资机遇。

但是目前来看,孙正义的第一支愿景基金的投资效果并不如意。《》了解到,第一支愿景基金成立的两年来,一期共投资了ARM、Uber、滴滴出行、头条、WeWork、Cruise等超70家全球企业。累计投资达71笔、投资金额达642亿美元,投资回报率为62%。

其中,孙正义重点投资的Uber和Slack等独角兽公司表现稀烂,皆因为亏损等原因股价惨跌,加上WeWork的举步维艰,孙正义第一支愿景基金的成绩不仅不好,而且有失“投资大帝”的水准。

孙正义本人对此也很失望,他近期在接受采访时直白表示,愿景基金的投资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,这让他感到惭愧。

鉴于Uber、Slack、WeWork等企业的表现,市场上开始对孙正义的投资理念产生了质疑。有观点认为,这些企业的挣扎表现说明,当前资本市场已经开始对“烧钱换市场”模式的企业犹如“惊弓之鸟”,而孙正义近两年的投资过于关注企业的市场潜力,却忽略了这些公司的亏损问题。

甚至有专家表示,WeWork的失败,标志着“不能盈利的公司也能获得高估值”这一时代的结束。

如果市场趋势真如以上专家所言,那孙正义一贯以来的投资风格或将得到更大的质疑。这已经对孙正义第二支愿景基金的筹集造成了一定的影响,本来预计筹集千亿美金的第二支愿景基金可能规模会有所降低。由此看来,孙正义与诺依曼的“互掐”,着实是两败俱伤。

在孙正义所有的传奇投资案例中,他对阿里巴巴的成就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部分,相信对孙正义而言,阿里巴巴的投资绝对是他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近年来,孙正义一直试图再现阿里巴巴的神话,但是目前来看,阿里巴巴只有一个,马云也只有一个。